当前位置:阳光沙滩 >随笔 > 查看文章
阿里云优惠码

 

农村人,比较偏僻落后,gov腐败。爸爸在我出生后第二年就出去打工了,那时候九六年。爸爸是在建筑工地里工作,一个月六百块钱。只有妈妈和我在乡下,那时还没有分家,和爷爷奶奶叔叔们一起吃饭。而爸爸赚的钱两百自己用,两百给妈妈,两百交给爷爷奶奶。

爷爷是那种比较传统的人,所以也闹了很多矛盾,最后分家了。然后家里面什么都没。没有椅子,饭桌,最深刻的是我们都站着吃饭。妈妈用仅有的钱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努力开始新的生活。妈妈是另外一个镇上的人,家庭还算好,外公是教师,她也没受过什么苦累。爷爷分给了我们一点田,妈妈不会种田,没有牛,只能用锄头一点一点滴把地锄开。每天早出晚归,那时我还很小,就要学会烧水做饭。有一天忘记了,妈妈回来拿着棍子就往我身上打,棍子都断了,我哭了,她也哭了。多年以后我知道妈妈很委屈,那时只是发泄在我身上而已。其实她也不舍得这样打我的。妈妈不敢上山,就带着我一路和我说话。我们没有山,没有树木。但做家具要木头,衫树。一般都是晚上去别人山里面偷,有时一些诡异的声音把我吓得大哭。妈妈马上停下锯子,捂住我的耳朵。我至今还记得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不用怕,妈咪在,耳朵还在呢!妈妈一个女人把木头扛回家里,晒干,把皮去掉。花了一百块让邻居帮我们做了十张椅子,一张桌子。就去偷这些木材,我曾经好几次滚下山,到现在还有些模糊的记忆。

爸爸还是在外面打工,我更了解的,看在眼里的就是家里的生活。有时叔叔欺负妈妈,都是一些小事。还曾当着我的面说砍死我妈妈,那时我真的记住了。爸爸很少回家,一个月回一次。每次都是拿着相机回家的,把我们的照片拍下。我也能想到,爸爸每天下班都是看着照片过的。家里面还是妈妈,她种的地更多了,把别人丢荒的地也种了,每年给回别人一定量的稻谷。

我还记得有一次要把我们收割到的稻谷扔上一辆拖拉机里,之后我才知道那是交公粮!剩下的自己吃,妈妈种得比较多,可以用来卖钱。后来,家里面养猪了,养了鸡鸭。慢慢地也过得正常了。我記得我上学前是跟着村里面的人去学校的,那时候并沒有正式上学。开始是去玩,后來,晚上回來,妈妈会问我在学校里学到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說看到老师,还有很多人坐在一起之类的。自从我跟村里的人一起去学校之后,妈妈就再也沒有让我做過家务。弟弟那时还很小,也只是坐在门前的地板上玩泥沙,爸爸还是要外面打工赚钱给我准备学费。听妈妈說,有一次爸爸回來,把钱都给了家里,只剩下坐车回去的钱,回到了工地,別人搬走了。几天沒人來,差点饿死,后來是因为有人回头拿遗漏的东西才去到新的工地。爸爸自学了电工,考了证件,换了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不用和以前那样在工地里那么累了。爸爸还买了一個BB机,那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來的,就知道很好玩,怎么按的时候会有音乐出來。村里面小卖部有了一個固定电话,貌似是花了一千多块装的。我还記得这样一個情景,妈妈在小卖部前面剥玉米。我在玩,小卖部门口有個斜坡,我就在那里捡到五毛钱。我给我妈,她问我要买什么東西吃。我指着电话說,我想和爸爸說话。先是拨通了电话,后來是从爸爸那边打過來的,这样子只给五毛钱给小卖部就可以了,话费都是爸爸那边给。这是我后來在姨妈家里读书知道的,妈妈來看我,都会给那里的一個小卖部几块钱,那我每個星期都可以在那里打电话给爸妈。

后來,最小的叔公得了癌症,他很喜欢我弟弟,他沒有老婆,把所有的房子田都过继给了我弟弟。他知道自己的生命不多了,在烈日之下,还帮我们晒稻谷。后來他去世了,別的叔公就來争他的财产了,妈妈沒有争。随着人口增多,村里面重新把田分了。村里面的人开始种冬瓜了,妈妈也种了。差不多一亩地,感觉挺多的。但都很不幸,种了两次。因为家在北江附近,一次水灾,冬瓜腐烂了。一次是只买回了肥料的钱。天也不给人活路,在水灾淹没的时候,我们都住山上,gov给我们村里每家每户发了一包三块五苏打饼干,那时,我们在山上吃了一個星期的方便面。妈妈沒有遇到過这么厉害的水,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要打电话叫爸爸回家。房子是老的民房,很怕水淹就倒了。就在大水那天中午,祠堂全倒塌了。就是这样子,我成长得更快。我四年级就可以开拖拉机到田里扒田,读书的成绩一真很好,就英语最差。沒有童年,沒有和別的孩子那样看动画片,只听過什么超人,什么quyanchao(忘记了)日本动画片來的,也沒有游戏机。但是,我读一年级的时候,爸爸就给我买了电脑。系统是95的,还要装驱动。

后來因为计划生育,我们一家四口都搬到了外婆那里住。那时是零八年吧。妈妈也出來打工了,她八百块一個月。爸爸两千块一個月,家里面沒有什么大的开支。除了我们弟弟的学费,借读费,就是我们吃的和住的了。慢慢地爸爸也做上了经理,赚的钱也更多了。我也上大学了。不過在我思考過后,不想再给家里压力负担,读了一個学期大学,以创业为借口退学了。爸妈也沒多问,也同意了。

回到主题上,一個爸爸每月要赚多少钱才能撑起一個家。其实我们沒有富裕過,病不起。很穷,但我们关系很好,家人和睦相处,我觉得这比什么都重要。钱赚得少,则少花,赚得多就花多点。真的是这样子的,爸爸每個月赚六百,赚一千,一千五。给我的感觉改变不大。退学之后,我赚的钱比爸爸多,但我一点幸福感的都沒有,每天早起晚归,很少属于自己的时间。另外,撑起一個家庭,不仅仅是爸爸,妈妈也是。都在为整个家挺出力。前天我问妈妈說,现在压力有那么大沒?她說,沒有压力了,你们都长大了,妈妈很开心,都過去了。

 

7K
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各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