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阳光沙滩 >随笔 > 查看文章

失眠乱序

我躺下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手机,已经九点了。我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九点钟上床的了,不过前两晚都没能睡着。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睡着,我突然想起在大学财务处遇到那个女生,之所以想起她,不是因为她是计算机学院的,而是因为她有失眠症。我记得我建议她听催眠曲,因为我也试过可以睡着,现在我听催眠曲时,能睡着,但是一停下来时,我会随之而醒。索性我上网查一下怎么样才能快速入睡。

百度给出的结果是,十大方法让你快速入睡,七大快速入睡的方法,我对这些标题都不太感冒,所以慢慢地往下移,看到最下面的长尾关键词:60秒快速入睡。我知道这又是忽悠人的,所以没看。没有结果,我还是看了第一条,毕竟根据搜索引擎的相关权重判定标准,也许有些有用。不过这里要说的是百度自己的网站都是权重很高的,为什么就不用解释了。在百度知道里,有一条说,如果睡不着就想着一件事吧,想着想着就会睡着的。

我发了一条说说:但愿今晚能睡着!然后,我就把手机关机了,身体放松,耳闻心念。

我得想一件事,我想什么事好呢?对了,我为什么睡不着觉啊?貌似已经三天没有睡着了,怎么一点困意也没有呢?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有点害怕,昨天感冒了,天气一变,肯定是抵抗力差了。所以我担心是不是没睡觉导致的,我马上又想到卡耐基书上的话来给自己一个解释。具体那本书叫什么我忘记了,我只记得他举的例子是国际上一位很知名的律师撒姆尔安特梅尔一辈子都失眠,但她失眠时不再赖在床上,而是起床看书,这就是为什么别人跟我说睡不着时我就建议起床学习的原因。当然,他还列举了一个二战时一位叫保罗柯恩的士兵,脑前叶被子弹打穿后再也无法睡觉了,再也不会觉得有困意。他还举了相反的例子,某些人一天要睡十六个小时,我想不起来了。好吧,不想这里了,我该想什么呢?对了,我怎么还没有睡着啊?

我今天干了什么吖?我刚才给一位同学发了四级包过的资料,她是个表情控,虽然我都看不懂表情,说起英语我就愧对我的英语老师。她还好吗?听同学说她要生宝宝了,一位自己带凳子上课的老师,嘻嘻!蛮有意思的!对了,我还记得大学多少呢?我的室友还好吗?不知道我的那个床位上现在谁是主人。不过,睡我那张床的人都得离开,至少我感觉这样。然后,老店的炒饭很好吃,我很讨厌学校的食堂。食堂,大学里我知道的有四间食堂,可是我只去过北校食堂和弘辰食堂。另外两间食堂没去过,只是经过。嗯,我想起卧虎山,我到卧虎山的宿舍区推销苹果,最后还去了国防生的寝室,第一感觉就是和我们寝室一样干净,不过,我们的被子可没法和他们的相比,因为我们从来不叠被子。还有防空洞,我喜欢去那里喝奶茶,感觉挺好的,虽然多数时候只是我一个人。从防空洞出来,到了数理学院,这里没什么太多的记忆,就知道计算机理论课在这里上,还有很多黑人。在广场的另一边则是图书馆,六楼有很多我喜欢看的书。我借了两本书,很久都没有还。已经超出了规定的时间,当第二学期我回去还书时,图书馆的借书系统坏了,那里的管理员扫描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反而诚实的我问,不用赔钱吗?她说不用,系统出了问题。从图书馆出来,前面是一教,我在一教见过两次我高中的同学。两次见面都是上着我们不喜欢的课,只是匆匆寒暄了几句就赶回去上课。她是蜘蛛侠,这是她真实姓名的译音。高三一班的学生。高一的时候和我一个班。学校的广场,我还记得军训,那个妹子呢?内蒙那个!军训完后觉得他妈的四年堕落颓废没有女朋友的大学就是这样开始的,现在才知道时间上我说错了。

我想我还是没有睡着,我把手机开机了。听到远外传来国歌的声音,心中万分不解。我打开头条,用到头条,我就想起苍老师,是他推荐我用头条的。的确,头条有很多东西看,只是现在越来越没质量了。好吧,还是说回苍老师,我只记得他天天出去玩英雄联盟,然后考试全挂,估计我以后还会记得的,庆幸的是在不久之前他跟我说补考都过了。头条我看的都是推荐、科技还有国际这三个板块,一直觉得不错,只是最近觉得这些新闻质量不太好了。

我打开QQ,咦,有人找我耶!谁呢?找我的人很少的吖,一周不到两个人,除了有事找我帮忙的。是小牛,她在我备注一开始不是她的名字,而是那天我刚好在看车,想到有一台北京现代的瑞纳,但想了一下,瑞纳也太低端了。还是兰博基尼好,所以,她的备注是兰博基尼,有趣的是,她姓牛,她们家里起名字可不好起吧!小牛问我睡了吗?可是她已经不在线了!我也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她也很少找我。难道她电脑遇到问题了?还是因为看到我发的说说而好奇问我睡了没呢?算了,不想了!对了,我的博客明天写什么文章好呢?让我想想,呃,这样吧,既然我睡不着,那么我就把我睡不着而想的东西写下来吧。

我把手机调了五点四十五分的闹钟,因为我天天在这个时候开始做早餐,虽然爸妈在他们各自的公司都有早餐吃,但我还是天天做给他们吃,而他们也是在家吃的。今天星期几呢?我把手机锁屏,然后又打开,原来是星期四。明天我弟弟就放假了,我要问他户口本在那里,于是我把这事写进了日程安排里,然后我想到我不想回乡下,一是清明节没有回家祭祖,二是要办身份证还有未婚证,所以不想回去也得回去。回去总被问有没有女朋友,为什么好好的不读书啊。一代人又怎么能理解另一代人呢?

想到乡下,我想起了我小学的同学,我应该还能把他们所有的名字都说出来。甚至是老师的名字,我同桌的名字。我小学读过五间学校,我有点伤心了,到这里,我想起佛冈的一位好朋友,他是我的同学。伤心是因为我前些天清明节时想起他的妈妈,他妈妈对我很好,在我读六年级的时候一个学期都送我上学,她对我的影响很大。现在我眼角流出眼泪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妈妈时,她很虚弱,当时我不知道什么回事,听到一位大妈过来跟她说:回来啦,好些了吗?乐观点就没事的。我当时很疑惑,看着她很久,眼神里留露出很复杂的情绪。我觉得很不对劲,回到家里也整完没睡。直到我下一次去朋友家玩时,那已经相隔很久了。我第一感觉就是想见到我朋友的妈妈,可是没见到。我问他,阿姨呢?他低声地告诉我说,过世了。我没有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感觉一个人就这样没了,感觉一个亲人离开了。写到这里,我感觉很难过,不知道是我感冒还是怎么了,鼻子好难受,我承认我流眼泪了。那天晚上回到家里,也是整完没睡,我回忆着他的妈妈,我从小学二年级就认识他,他是我的同学,也是好朋友。他的妈妈很勤奋,家里是开小店的,早上四五点钟就起床开档了,晚上睡得很晚。除了送我上学的记忆,我还想起她带我们一起逛街,我还记得在超市对面的奶茶店前吃龙眼干,我还记得她和我们去嘉华山庄那里装矿泉水,我还记得他的爸爸还有他的哥哥还有我还有他四个人去水库游泳,而阿姨一个人在看档口,我还记得在河边她教我们洗衣服,我还记得在菜地她的样子,很多,我还是停一下再写吧,要不我真的哭出来了。

那时的经历我一生都忘不了,每天星期六日我们都会去烤番薯,在河边的沙里挖洞。这其中还有一个同学,他长得很高,我最记得的就是“小鸟嘴”这三个字,因为太形象了。对这个高同学印象不太好,他语文很好,很喜欢看书,也有自己的看法。可是游戏让他从此一去不回。一开始我们是三个人去烤番薯的,后来,只有我们两个去。当我想到在河边烤番薯时,我还想起一位外省的朋友邓津,一开始我以为他是我表妹的男朋友,我想起了小时候那里有一位姓蓝的学生溺水身亡,那时那个学生才读学前班。不知道他的父母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已经脱离了对儿子的思念之苦。从那时起,我们没敢再去那条小河里玩水,因为大人们说有水鬼。而我竟然不信,多次从那个出事的地方经过。顺着小河一直进,可以去到我外婆家。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在外婆家度过,那时舅妈不在家,她在她娘家。不过舅舅家装修得不错,我和几个表弟把整间房子都倒满水,然后把洗洁精放上面,完后在上面划来滑去。一年后,舅妈搬回家住了,我也就不敢放肆了。我还想起我曾经皮肤过敏,上身找满了豆豆,后来貌似睡醒就好了,还有打羽毛球时踩到玻璃,现在,脚底还有一个伤口,我记得玻璃好像取出来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时也会隐约感觉到疼。还有外婆家隔壁的女生,她也是我的同学,我一直很想得到她的联系方式。她成绩很好,但这不是重点。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她不上QQ,也不玩手机,不上网。虽然她住在外婆隔壁,但我很少见到她。说到读书很牛,我又想起前面提到的那个好朋友,他高中之前都是年级第一,没有失手过。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我们很少联系了,各自在忙各自的事。他忙于上学,而我则忙一些我想做的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希望他不再伤心了,从那以后,我没有去过他家里了,因为我不在佛冈。倒希望那天我把事情做好了,找个机会去看看她的妈妈,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谢谢她了。

我竟然还没有睡着,多少点了?我看了一下手机。小牛还是没有理我,大概是睡着了。倒是魏东回复了我的说说,问我怎么了?我还是继续失眠吧,说到魏东,我想前几天我在博客里写了一篇关于他的文章《热烈欢迎院长亲自检查同学们不该有的东西》,没黑他,只是以我的见解去看他发的一条说说。对了,最近同学们好活跃啊,他们发了很多东西。咦,怎么群里面有一条信息的?我看看是什么?哦,原来是秋燕发的,真不知道小乔干嘛的,她这么晚都没睡觉。秋燕说:有要参加GYB创业培训的同学过来找团支书报名,尽快哟~。我一看,没看懂GYB,只感觉G是一个动词。百度吧,要是以后再看到我还不会就太不应该了。百度找到的结果是Generate your Bussiness,往上滚动时,看到它也是一只股票,道琼斯指数升了。我顺便看了一下上证,嘿,也升了。我再看了我关注的金晶科技,还是升了。昨天,跌了一点。前些天一直升,这样的震荡很正常的。当然,我只是皮毛之见,反正以后没有一百万以上的闲钱我都不会买股票,散户怎么能玩得过庄家呢。得消息就可以混不少钱了,要是靠分析,那比得上庄家的心理啊。

好安静啊,这么安静的环境,我还是没有睡着!我该干嘛呢?起床学习怎么样呢?我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凌晨四十分了,哇!好快过吖,已经星期五了。我好奇怪吖,怎么会这样呢?别人在睡觉的时候,我的大脑怎么还这么清醒的?我都已经三天没有睡着了,这样下去,会不会猝死啊?可是我真的不累啊!听到夜晚货机起飞的声音,我想起了肖焯,上次在飞机上我精神不佳,有点头晕,主要是那天在长沙玩累了,坐公交车把我甩晕了。那天我们逛了三间大学,还去了橘子洲。在望江亭前,我背了毛泽东的《沁园春 长沙》,随着经济的发展,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已经感受不到了。想回前一天,我还在大学。我们差不多是最晚走的,那时我领略到几万人撤离的感觉,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行李箱的声音。想到离开,就想到了王静。她应该睡着了,她是一个很简单的女孩,带着单反去流浪,记得高中时,那些什么破玩意写自己的理想给老师保存,我看到有一个女生写到:信一次耶稣,去一次西藏。我又想起了三毛,还想起了王静徒步走一百千米。我走的前一天晚上,她带我去平湖公园。我第一次去平湖公园,我竟然不知道在学校这么近的地方有一个公园,因为我在平时的时间里从没有离开过学校的范围。一是不敢出去,感觉外面有点乱。二是一个人去那里都没意思,还不如敲敲代码,学学东西。

我听到有婴儿的哭声,父母多么不容易啊!有时候我也很生气,比如说上次妈妈跟外婆说我退学的事。这一点问题都没有,问题是她跟外婆说我要考国外的研究生,而我之前跟她说的是我放弃了中国的大学,意味着我不能再读研究生,如果我那天想读书时,可以考国外的啊!而她却说成了我退学的原因是为了考国外的研究生。按照西雅图的名字的来历,那天有亲戚问我外婆我为什么不读书,她这样说也不是没可能的:我的外孙要考国外的博士,要成为美国总统。所以我挺生气的,想一下也没什么的,生气也没用,毕竟她是我的母亲。生我养我就不容易了,没必要生她的气。婴儿又哭了,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尿床了。

我还是起床吧,把这东西写下来。还有Eason的歌,全世界失眠。唉,想到Eason,我又想起一件事。就是艺森的英文名字我还没猜出来,而她也一直没有回复我。大概上课忙吧,一点也不好玩,这种非智力的运气题目。对了,看看还有谁没有睡觉的,嘻嘻!我打开手机空间,刷新了一下。咦,王国凤竟然也没睡觉哈!

好吧,我起床了,做一下俯卧撑,放桶热水泡泡脚,然后把这篇东西写了出来。

现在写完了,可能有很多我不记得了,因为我不可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想了这么少东西。珍惜今天吧,嘻嘻!如果你能认为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那么你会很珍惜的,当然,某一天你会发现这是真的!

7K
为您推荐
各种观点